北京赛车 > 浙江教育考试院 >

26万浙江考生今天参加高考物理最低人数保障机制是否会实施?省考

  原标题:26万浙江考生今天参加高考,物理最低人数保障机制是否会实施?省考试院副院长撰文,探究新高考物理“遇冷”现象!

  本次考试26.67万人报考,多数为目前普高高三在读学生,在全省上百个考场外,都冷冷静静,校门口挨挨挤挤的送考人群不见了。这就是浙江新高考改革后,由“一考”变“多考”,由“统考”变“选考”后,所带来的可喜变化。

26万浙江考生今天参加高考物理最低人数保障机制是否会实施?省考

  虽然没有了“一考定终身”的焦虑,但对于众多选考了物理科目的2016届学生和家长却有一个新的担忧,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本次物理选考?

  新高考后,选考物理人数逐年下降,2014届是8.9万人,2015届是7.6万人,已经是当年选考人数最少的一科。从去年年初开始,风传2016届物理选考人数出现断崖式滑坡,人数不足3万人。

  针对新高考后物理选考人数下降,去年11月,省教育考试出台了解决办法, 物理选考最低保障人数为6.5万。当物理选考科目某次考试赋分人数少于6.5万,将以6.5万为基数,按规定比例计算各等级人数,从高到低进行等级赋分。

  根据省教育考试院的发布,本次学考选考26.67万人报考,但2016届学生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此次物理选考?

  根据网上数据,2017年11月的选考学考人数,学考物理有20586人,参考最近几年高考人数和英语学考人数,我省高考考生总数在25万人左右。假如11月学考物理的都是2016级的考生,这样,可以最大限度推出,剩下可能选考物理的人数可能不到5万。

  但也有家长认为,去年《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若干意见》发布后,选考物理的学生回流,放弃其他科目,重新选择物理。

  因此,2016届高中毕业生有多少人选择选考物理,最低人数保障机制是否会实施,现在还是一个谜,还有待省教育考试院公布!

  10月中旬,浙江省考试院副院长冯成火在《中国高教研究》刊发发文章“新高考物理“遇冷”现象探究——基于浙江省高考改革试点的实践与思考”。(下文有部分删节)

  物理“遇冷”现象是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实施3年以来遇到的最重要问题,也是“3+3”模式下其他高考改革省份即将面临的共性问题。在教育部的统筹指导下,浙江研究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深化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若干意见》),重点就健全学考选考机制,扭转物理选考人数非理性下降等问题作出政策调控和部署。

  据统计,浙江省2014级学生中选考物理的学生为8.9万人,占比36.0%。其他6科目选考人数占比为:政治42.1%、历史43.8%、地理48.1%、化学50.3%、生物50.4%、技术29.3%。2015级学生中选考物理的为7.6万人,占比30.0%。其他6科目选考人数占比最高为生物50.1%,最低为技术32.4%,可见7门选考科目中,物理选考人数的占比已为最低。2016级学生虽还没开始高考报名,但根据目前掌握的相关数据信息分析,预计物理选考人数还会继续下降。从2017级学生开始起执行“新政”,期望物理选考人数能有较好回升。由于2017级学生的各科目选考要到2020年1月进行,因此现在准确的数据还无法测算。据了解,上海市的情况也大同小异。因此,媒体反映的新高考物理“遇冷”现象是客观事实。

  从2017年、2018年的两次录取情况看,选考物理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。2017年选考物理考生的可报计划占总计划量的83.2%左右,居7科目之首,远高于排第二的化学(约73.1%);可报本科计划占比为87.3%,居第二的化学为77.9%;而在“985工程”高校计划中优势更加突出,占比达95.8%,远高于第二的化学68.7%。但最终为什么物理选考人数还是快速下降?这是受多方面因素叠加影响的结果。

  1、“选择性”考试科目设置。浙江省在实行文理分科时,两类报考的比例基本稳定在1∶2左右,即约有2/3的学生参加物理科目考试。新高考后,考生从原来只有文理2种选择变为现在的35种科目组合选择。选择性就意味着多样性和多元性,因此,理科类科目报考人数一定程度的“萎缩”、文科类科目报考人数一定程度的“膨胀”在情理之中。

  2、趋利避害的过度功利性选择。学生和家长为求得更高的考试总分,放弃按自己兴趣、爱好选择选考科目的原则,而选择最有可能得高分的科目。更有一些中学和教师为片面追求升学率,放弃教育者应有的教育情怀和教育伦理,刻意引导学生放弃选择物理,甚至是简单粗暴阻止学生选考物理。

  3、高校选考科目设置不尽合理。不少高校为追求更多生源的“量”和更高投档“分”,对专业选考科目范围要求设置过宽,甚至放弃对物理科目应有的门槛要求。

  4. 录取政策规定中制度性的“绕道效应”。浙江省《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试点方案》规定:“高校根据自身办学定位和专业培养目标,分专业类或专业确定选考科目范围,但至多不超过3门”,“考生选考科目只需1门在高校选考科目范围之内,就能报考该专业(类)”。这种规定使高校3门选考科目间的关系完全属于“或”的属性,因此即使高校在某专业(类)中设置物理选考科目要求,但只要不是唯一,考生可凭借“绕道效应”避开物理科目选考设置的要求。

  5. 现行赋分办法缺乏“纠偏”功能。现行等级赋分办法是建立在两个假设基础之上的,即每科目考生水平呈近似正态的负偏态分布,不同科目考生群体间的能力水平结构基本一致。按实际考生群体人数来赋分,但不同学科之间考生群体水平是不一致的,实际上选考物理的学生一般相对较优秀,那些相对“弱势”的学生不愿意充当“分母”,为避开与优秀同伴者的“同台竞争”,就主动放弃物理,在“切香肠”式的连锁反应下,选考物理考生群体水平结构及成绩分布偏离了既定的假设形态,等级赋分又缺乏相应的“纠偏”功能,使得一些考生的赋分“高开低走”,从而产生“劣币驱良币”的“逆向淘汰”效应。

  6. 受技术课程的挤压。尽管把“通用技术”和“信息技术”合并为“技术”并列入选考科目是浙江的一大特色,但在客观上造成了对物理选考空间的进一步挤压。统计数据表明,物理选考人数下降的同时,选考技术的考生占比大幅度上升,一些本来选考物理的生源分流到技术科目上。

  如果任凭物理“遇冷”现象发展,势必与高考人才选拔核心功能背道而驰,高考制度成了“逆向选择”,对高中教育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。大多数合格的高中毕业生物理知识严重碎片化,没有形成初步的科学思维能力和科学精神,这将使我国的国民科学素养大幅度下降,甚至可能产生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“科盲”,这将对我国长远发展造成损害。

  物理“遇冷”现象并非是浙江在推进高考改革过程中独有的偶发问题,而是在“3+3”考试科目设置的理念与模式下的必然“遭遇”。各方一致认为,解决物理选考人数下降问题,必须要从中学、高校、考试不同层面多措并举、综合施策。

  因此,要明确高中学校引导学生选课选考的主体责任,加强对学校的督查和考核,坚决禁止以各种形式干预学生选修选考,确保高中学校切实尊重学生的自主选择权,保护和促进学生兴趣特长的发展。

  考什么学什么,高校专业选考科目范围的设置具有指挥棒作用。《若干意见》明确要求高校根据自身办学定位和国家专业人才培养标准,科学合理地设置专业选考科目范围要求,引导学生正确选修选考和高中学校按教育规律开展教学活动。同时,浙江组织省内32个本科高校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专家制定了《浙江省本科高校专业选考科目指引表》(简称《指引表》)。《指引表》共列本科专业506种(类),选考科目为“不限”的有182种专业,占36.0%;选考科目“物理”为必考的有103种专业,占20.1%。要求各高校据此科学合理设置2019年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范围,强调理工类科类相关专业明确把物理学科作为限定性选考科目。《2019年高校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范围》已于2018年1月正式公布,社会各界反应平静。据统计,2019年拟在浙江招生的高校为1383所,累计涉及26287个专业。其中,科目不限的占61.1%,范围限1门的占6.8%,限2门的占8.8%,限3门的占23.3%。相比往年,限1门、2门和不限的都有增加,限3门的有相应减少。相比2017年,要求限1门的共增加758个专业,其中仅限物理增加658个专业,占比86.8%。相比各选考科目可填报专业比例,物理为最多,可填报93.5%的专业,政治最少,可填报63.8%的专业,两者差距约为30个百分点。相比2017年,单限物理的计划增幅预测约为150%。

  统计分析近5年来浙江高校招生数据信息,发现最有参考价值的是与物理学科密切相关的授予理学、工学学士学位专业的招录情况:2013—2017年全国高校在浙招生专业授予理学、工学学士学位的,录取规模每年基本处在6.5万人左右。同时,根据统计学专家组对既有物理科目数据测算分析,发现物理选考人数下降到6.5万附近时,学生的成绩分布将出现较显著的变化。因此,专家和其他相关方共同认为,把物理选考科目保障机制的基数确定为6.5万相对比较合理,当物理选考科目某次考试赋分人数少于6.5万时,即以6.5万为基数从高到低进行等级赋分。

  现行等级赋分问题症结在哪里?笔者认为,问题症结在于等级赋分只有“量”的概念,没有“质”的考虑,只考虑了考生人数的多少,没有考虑不同考生群体间水平结构差异。浙江曾研究过多种优化赋分办法的方案,其中,笔者最推崇的是“以学考成绩为常模参照”与“等比例原则”相结合的区间转换法,其基本理念和主要步骤如下。

  1、确定常模与锚点。所有选考科目均以同科目全体学生学考整体成绩水平作为常模(参照系)。因学考前15%者为A等,相应设定同科目选考居前15%者以88分起赋;学考为C等(前75%),对应的选考赋分为61分(即选考前75%)。88分和61分就是选考赋分的两个锚点。

  2. 确定选考考生中得A、C的比例。统计参加选考考生中学考分别为A、C等的比例,再按实际比例与锚点挂钩。以物理科目为例,若参加选考学生中学考为A等的比例为32%,C等及以上比例为88%,那么,选考居前32%考生从88分开始赋分,居前88%考生由61分开始赋分。

  3. 实施区间转换。分别查找锚点对应的原始分点位,假设选考居前32%的临界点为78分,选考居前88%的临界点为49分,则可把全体考生选考原始分确定在三个区间:100~78、77~49、48~0。再按等比映射法,把原始分从100~78、77~49、48~0三个区间相应转换到选考分100~88、87~61、60~40三个区间。

  区间转换赋分的优点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。①参照物的“同质”性。有人曾提出用“语、数、外”或“语、数”的高考成绩来修正选考赋分,这里暂且不论在选考与高考统考分开实施情形下方案的可操作性,以“语、数”总分校正物理等选考得分必然招致社会质疑:语、数好的物理就好?反之则不好?区间转换以同科目的学考作参照物,同质推测选考,理论上相对更加科学公平。②参照物的整体性。区间转换赋分只与学考总体水平关联,与考生个体学考成绩没有必然联系或直接挂钩。③科目之间的平等性。区间转换赋分对不同科目一视同仁,只专注每门科目选考考生的水平结构,不关心不同科目的特性差异,体现了不同学科间的平等性。④成绩分布的连续性。区间转换是一种线性转换,经过等比映射,考生成绩从原来0~100的自然数转换成40~100的自然数,而不再是现行3分为级差的等级分。因此,其区分度也将有较大提高。

  有观点认为,赋分不合理是影响学生放弃选考物理的最重要因素。事实并不完全如此。从高考历史上看,即使在没有等级赋分情况下,广东、江苏的高考改革也因考生的避难就易,而出现物理选考人数下降的情况。因此,要研究通过其他路径解决物理问题的可行性。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,特别是新修订的高中课程标准中赋予物理学科的地位和分量,“加权法”不失为一种有效选择。具体有3种方案可参考。

  1、“总分”加权。就是简单地把物理科目的总分扩大到110~120分。因在原先的理科综合考试内容中,物理、化学和生物的分值分别为120分、100分、80分(全国卷分别为110分、100分、90分),在修订后的新课程标准中,物理必修部分内容为6学分,比化学、生物、历史、地理等多2个学分,有理由让物理比重保持与原来大体相当,操作办法就是在现有等级赋分基础上逐级给予1.2或1.1的权重。但这样会出现选考不同科目的考生总分不同,给录取造成困难,同时也会挤压纯文科类考生报考空间。

  2、 “封顶”加权。如从底部(赋分起点40分)开始逐级递增,最终到垫高2个等级为止。逐级递增实质是在原来的等级赋分基础上每级差之间增加0.3分,以此递进,中间以四舍五入计算,累计增加到6分(2个等级),但又不“击穿”既定总分(100分)。那么,原来40、43、46、49……91、94、97、100等级分对应为40.3、43.6、46.9、50.2……96.3、99.6、100、100。四舍五入后则是40、44、47、50……96、100、100、100。这样“优惠”从底部开始并逐级叠加,最终有6%的考生能取得满分。“封顶”加权的最大优点是在实现加权的同时保持总分的不变。

  3. “扩容”加权。总体思路是根据各选考科目考生与总分的关联水平(在不同分数段中占比),从高到低相应赋分,并逐级向下传导。如先选择总分排名在前1%的考生,如果考生总数是25万,那么排名为前2500名考生,统计各选考科目在这2500名中的占比情况,再与平均数水准比较,所得系数即为该等级赋分考生数“扩容”的权重。假设通过跟踪3年数据(作为常模)进行统计推断,若 7门选考科目系数大致分别为物理2.0、化学1.5、技术0.8、其他科目1.0的话。那么,对应的各选考科目第一个等级(100分)按此系数计算实际人数。然后,再以同样方法统计1%至3%之间各选考科目的“扩容”系数,以此为权重计算第二等级(97分)实际人数。从100分到40分21个等级完全以此类推,所有计算都由设定的程序自动完成。“扩容”加权能有效防范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,以免解决了物理问题又出现了化学问题。

  浙江在研究试点办法时原先曾考虑过“2+N”的科目设置方案,后期在研究录取办法与规则时,也考虑过彻底打破传统文理、艺术、体育分类录取模式,采取完全意义上的按专业个性化的招生方案,即同一高校的不同专业或同一专业的不同高校,根据自身的教学定位和人才培养的需要,个性化地设置招生条件和要求,其中包括不同考试科目分数的权重设定(如物理科目在工科类专业中可按1.2的权重系数计分,在文科类专业中则按1.0的权重系数计分;历史科目在文史类专业中以1.1的权重系数计分,其他专业中以1.0的权重系数计分等),考生一次性可以填报50~80个专业平行志愿,录取时投档系统按每位考生每个专业的既有条件设置要求,分别独立计算考生投档排位,最终“撮合”出考生的最佳或第一录取结果。这是基于现行统考和统招制度的高校个性化的综合评价方案,今后可逐步过渡到“考招相对分离、考生一档多投、高校自主录取”的模式,从根本上解决物理及其他科目的“遇冷”危机。